课程咨询 :13623629309

太原PHP培训 > 达内新闻 > 太原达内:被 Facebook 开除是什么样的一种经历?
  • 太原达内:被 Facebook 开除是什么样的一种经历?

    发布:太原PHP培训      来源:伯乐在线      时间:2016-07-27

  • 有网友在 Quora 上提问:「被 Facebook 开除是什么样的一种经历?」目前 Top Answer 来自一位匿名网友,15900+ 顶。伯乐在线摘编如下。

    太原达内php培训班

    让我来回答吧。我想说,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根本不能体会这种感觉。

    某一天我被开除了,因为我做了一件违反了政策的事。我不会详述这件事,因为我要保护身份和所涉及到这件事的人。但所有听我说过这件事的人都对此表示非常惊讶。我所做的事无非就是“乱穿马路”(jaywalking):违反规定,可其他人也经常这么做,并且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引起了人事部门的注意,接着就展开了一场调查。

    Facebook 在很多方面都是零容忍政策。举个例子,对于骚扰:培训视频中说,对任何性别的同事说你喜欢他们的衣服,都能被举报为骚扰。因此,矛盾的是,很多强烈推荐的员工之间的交往,反而成了应当制止的冒犯行为。而无处不在的酒精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虽然这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但是说明了零容忍政策用在了定义不明确的行为上是矛盾的。

    我不知道工作当中进行的人事调查。但有一位调查员找了我周围的几个人聊了聊,包括我的老大和我老大的老大。

    一个晴朗的早晨,会议日程满满,我收到了一位我不认识的 HR 发来的紧急会议请求,要求我配合进行一场调查。

    那感觉仿佛天塌地陷。当然,我可能是被要求配合调查别人(这也好不到哪去),但我很快意识到被调查的人是我,我想知道到底我做了什么。根据政策,我不被允许将这事告诉其他任何人,但我很快就开始慌了。与那位 HR 调查员的会议定在了一小时后,也就是午饭时间,但我浑身发抖,什么都不想,更别说吃饭了。我就坐在我的位子上等着。开会前的几分钟我才站起身,朝着会议室挪过去。

    在 Facebook,会议室通常都设计成人们能够很容易看见里面发生的事(比如,意识到他们走错房间了)。它们还有很多有趣的名字,每栋楼都有各自的主题。举个例子,12 栋的一层楼上的所有会议室,在名字前加上“in”都会有不同的意思。我最喜欢的会议室叫“5分钟”(如,“会议是在5分钟开”)。这次的会谈不一样。在法律名词加人事的地盘上,所有会议室的名字都可以跟在法律用语后,比如“侵权”。我不记得我在的那间会议室名字,但它被布置成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不讨人喜欢。

    我坐在调查员的对面,她告诉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事。我的紧张情绪并没有消散,但那时我已经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接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每天去 Facebook 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组成部分。每天早上起床,坐上公司班车,我的一天这时就开始了。吃早饭、见我的朋友、努力做好一天的工作,同时,也会花所有时间在 Facebook 上,因为这就是我们运作的方式:在组内发表抖机灵的评论,看着点 zan 滚滚而来。我的职业、社交和个人生活都深深地和 Facebook 联系在一起。所以,我真的没想过后面的事,只是回答着问题。

    很显然,跟我谈话的人并不知道她正在对话的是谁。她很快就向我承认了这一点。她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我是否做了那些对我提出的行为,并且是否有人让我这么做。我又想到了那次“横穿马路”。是的,是我做的,并且没人让我那么做。我当时正和一个 VP 一起做一个特殊的项目,但他和这事没有任何关系。她问我为什么那么做,我解释说,横穿马路能快速的从 A 点到达 B 点,但无意制造交通拥堵。换句话说,我那时那么做并没有造成损失,没有打算伤害任何人,我也没有可以获利的地方。如果一周前我敲了几个不一样的按键,那我可能永远不会在那间房间内。

    但我现在在这里。我不觉得她会在意我的解释,或者解释是否有用,但可能倾听我的解释就是流程中的一个环节。在那段时间里,我阐明了我的回答。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可以谈一谈我的出路。我曾是一名信誉良好的员工,有着很好的记录和令人称 zan 的、无可替代的工作技能(或者只是我这么认为)。如果只是因为这些教条就让我离开,那真是太不合理了。说到那些,在那一刻,我自我感觉很好。

    她问我:如果你对你当时做的事没有把握,为何不去问问你的经理?那时我才意识到,即使我们在同一家公司,我和老大也是生活在完全隔绝的现实中。典型的一周是,我老大从周一到周五的早上9点到晚上6点都有安排。也就是说,在一周中的任何时间,她要么在会议A要么就是在B(有时在会议C)。她从不在她自己位子上,还经常取消我们的一对一例会,因为她别无选择。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每过5分钟去问她我做的事是否正确。尤其是我没有一点概念,我做的那事会让我陷入麻烦。

    我问调查员,接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她显然是不耐烦了想结束面谈。她这么解释:她会去跟就业律师谈谈,由律师来决定我的行为是否构成违规,如果是的话,是否会有纪律处分以及什么处分。很明显我很沮丧,因为这就意味着我可能会被开除。但调查员也没跟我说更多,除了告诉我,现在最好让她尽快去跟律师谈,而我应该去散散步,放松下。

    当然了,他们是需要我冷静,他们可不想处理意外情况。我屈服了。于是,我在园区里走了走,还是园区外?我实在太喜欢这里了。我想说,除了那些会议室外,这里到处充满了艺术。景色也是独一无二的,就在一个沼泽边上,有着很多典型的野生动物(鸟类等)。包括我在内的有些人更喜欢在外面开会,可以沿着园区走走。远离屏幕和通知的感觉真好。曾经有那么几次,我感到生活陷入了危机,而在荒野中散会步对我看待事情的角度有所帮助。在这里还有很多美好的工作回忆:我做了件我认为了不起的事,或是见证同事智慧闪耀的时刻。我曾在这呆到很晚,也曾早上很早就来。但最令我喜爱的,还是园区内我认识的那几百个人。我并不是和所有人都是很好的朋友(可能只和几个),但大部分人都知道我是谁,并且会和我微笑示意和简单交流。我不是什么特殊人物。每个人在园区内都有那种体验,那种周围都是同龄人的感觉。对我来说,园区就是我的港湾,比我的住所更像家。

    然后我就回到了我的位子上,准备工作。我当时正努力地和 VP 攻克一个项目上的难题,最终,由我来实施解决方案。接着,我收到了我老大发来的第二天的会议请求,地点是另一间人事会议室。当时觉得很奇怪,于是我写信给她确认下日期,然后她说应该是现在,今天,就几分钟后。

    我马上就知道了。我猜想,无论调查结果是什么,他们必须在保密的环境下告知结果,对不对?即使没有任何后果?可是如果有的话呢?好吧,至少我就要知道了。任何讲道理的人,都一定有办法可以把这事说通。

    于是,我来到了第二间人事会议室:彩虹房。虽然名字是这么叫,但那可不是个快乐的地方。那是另一间保密房间,门口处的标记显示着「非请莫入」。我曾经来过这,当时作为目击证人,参与另一件调查。老实说,我当时希望再也不会见到它。

    我老大在那,还有一位我们部门新的 HR 同事。她是新来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也许还会有一个保安,或者可能等到会议开始后,他就神奇地出现了。当我们都坐下后,老大平静地告诉我调查的结论是那是一个违规,而今天是我在 Facebook 的最后一天。我被要求上交我的电脑、电话和工牌。

    虽然距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仍很难描述当时的感受。震惊,难以置信。但不知怎的,就像一只戴了头灯的兔子,我就这么服从了。可能是幻觉,那感觉太不真实了,好似有个声音在跟我说:好好想想今天的生活吧。从明天开始,生活的每一部分都会发生改变,而我也不想安慰你:只会变得更糟。

    不知怎么,我还幻想着:我会好起来的,我很快会找到另一份工作,一份更好的工作。

    不过说真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大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感情,即使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至少从我的角度看)。

    我觉得自己太蠢了,没有计划好就不得不上交设备。那是我的主要设备而且没有备份。我里面有很多私人东西,再也拿不回来了。

    接着,有人给了我一个盒子,里面都是我桌子上的东西,奇怪的是,还包括了一件夹克衫。在我来到彩虹房时,我从未想到会要求我立即离开。而且,还给了一张出租车券,可以去任何地方。我有点想去见一位在纽约的朋友,但是,我不能做出这种叛逆行为。在我等车的时候,老大就坐我边上,尴尬的沉默。我的电话可以保留到出租车来, 而我的名字已经被自动地从所有会议中删除,所以我陆续收到了几条“你在哪?”的消息。一些人注意到我的名字不再显示在内部的通信工具中,就开始写信给我。我没有力气去回复他们了,不过我还是写信给了几个人。我告诉了我朋友中一位职位最高的,也是我认为是真正朋友的,他说他马上过来给我个拥抱,我说这不是个好主意。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我打电话给家里人想让他们知道发生的事,也只能在语音信箱留言。

    出租车终于来了。那时正值下午,我打算回旧金山的家。还能去哪?我去 Facebook 上班前不久把手机丢了,讽刺的是,这是我从那以后的第一次意识到我没有手机,没有不断的电子通知,也没有了精彩的网络社交生活的束缚。101公路的路况很差,外面的天气很热,而司机又想跟我聊天。没有电话可以分散注意力,我礼貌性地回答他的问题,但完全不在聊天的状态。

    我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弄一部新的手机,然后开始找新工作。

    我没想到,这只是被 Facebook 开除后未知的开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我在新手机上打开了 Facebook 。那种感觉已经不同了。作为一名员工,通知会不停地进来。如果我在工作日不去管我的账号,比如当我在飞机上没有可用无线网络时,不用一小时我的通知就会达到 99 条。相比之下,现在我的账号空荡荡的。接下去的几天我可能会收到一条通知或者两条?就像我在 FB 工作前那样。

    我没法说服自己在 Facebook 上发布任何重要决定。被开除的羞耻感很伤人。这种羞耻感犹如忏悔大会,对着那些仍被认为值得留在园区的人,而不像我。通常,当有人离开时,他们会发一条对所有在 Facebook (为员工特别设置的)的人可见的状态,写着这天是他们在 Facebook 的最后一天,还会有喝酒的聚会,然后就会收到大量肯定的回复。但是,我这种情况,什么都没有。除了疑问,因为我的桌子那天下午就空了,也没人跟我的同事说什么。

    也没人关心。所有跟他们的交流就这样完全消失了。除了坐位很靠近我的人,没人注意到我已经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告诉了一些人。我只跟一小部分人说了这事,可他们就是不相信我。几个星期前,我遇见了跟我同一天入职的人(很多年前),那时距离我离开公司已经超过一年了。他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看见我了,我意识到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

    不过,即使几个我认为关系很好的朋友,我和他们的关系也开始减弱,例外屈指可数。我再也不会和他们一起坐班车,一起和他们吃午饭,或者在园区附近见到他们,所以,联系还有什么意义呢?

    听起来很疯狂,但我的确花了一些时间重新适应正常的生活,比如恢复一周的饮食。

    在工作方面,我很快就获得了很多面试。事实上,我面个不停,很长的时间内,每天都有好几场。但是,我总是会被问到当时为何离开 Facebook 。我学着如何越来越好地回答这个问题,可我仍然很难度过心理关。我收到了几个录用通知,但任何一个都远远比不上我对 Facebook 工作的热情程度,而我不想退而求其次。

    于是我继续面试,几乎是用全部时间,这是一段奇特的经历。即使我每天都会遇见不同的人,我仍然感觉很孤独。

    最后,我接受了一个录用通知。我不是很喜爱那个工作,但我必须停止找工作了。这里比在 Facebook 难受、不爽的多。但我很庆幸我做到了。在工作区的“天堂”工作了那么久之后,没有了津贴,没有了对大科技公司职位的羡慕和喝彩,只会让你变得脚踏实地,让你觉得脆弱,但是这种方式不错。在 Facebook ,你到处可以看见那些海报,比如问你如果你无所畏惧会做什么、督促你前进并且变的勇敢、提醒你这是一家骇客公司。当然,所有这些都是骗人的:那就是你如何被开除的。不过,由于经常有招聘人联系你,你感觉自己是无敌的。

    在这之后,我最终找到了另一个满意的多的工作。综合各方面考虑,这工作可能比我在 Facebook 的还要好。被开除让我很难受,伤口仍在疼:我失去了很多朋友,还有钱,羞耻感仍在折磨着人。不过,我想,我已经变得更好了。

    伯小乐补注:

    网友 Simon Zhu 的 评论:671 个顶

    这是我近段时间看到的最诚实、最真实、最真诚,也是最痛苦的回答。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回应,答主能写出来,真的要为他鼓掌。被开除了,并没有多少人有勇气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网友 Selim Jamil 对上面这位匿名发表了如下评论,46 个顶

    感谢您分享经历。您的诚实和率真实属稀少,难能可贵。

    很遗憾 FB 没有给你机会解释情况。和你一样,我也被一个大组织(纽约市教育局)开除过,我可以肯定地说,不管当时你做什么或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

    虽然或许其他人说什么都不能减少你的伤痛,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一种方法,消除这事对你的影响。这并不是你身份的一部分,只是偶然发生在你身上了。

    James Michael 接着 Selim Jamil 的话补充:

    说的太对了。在你被叫到会议室之前,你已经被审判、被定罪、被判刑了

上一篇:太原达内php培训:大型项目程序配置管理演化之路

下一篇:很认真地聊一聊程序员的自我修养

最新开班日期  |  更多

php高级开发名企定制班(剩2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名企定制班(剩2个名额)

开班日期:12-29

php高级开发周末班(剩5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周末班(剩5个名额)

开班日期:12-29

php高级开发免费试听(剩5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免费试听(剩5个名额)

开班日期:12-29

更多高级开发工程师精品班

更多高级开发工程师精品班

开班日期:12-29

  •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学府街长治路高新国际A座24层
  • 课程培训电话:13623629309     全国服务监督电话:400-827-0010
  • 服务邮箱 ts@tedu.cn
  • 2001-2016 达内国际公司(TARENA INTERNATIONAL,INC.) 版权所有 京ICP证08000853号-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