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咨询 :13623629309

太原PHP培训 > 达内新闻 > 太原达内PHP培训师:什么东西在吞噬着硅谷?
  • 太原达内PHP培训师:什么东西在吞噬着硅谷?

    发布:sunshinebuel       来源:伯乐在线      时间:2016-05-18

  • 跟大家一样,我仰慕和钦佩那些硅谷英雄(那些真正的,而非电视节目中的)。他们创造的服务(比如:Google、Facebook、Uber、LinkedIn、Airbnb)我们每天都在使用,它们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他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创造着价值、财富和机会。

    我也曾有幸见过硅谷里一些有名的 CEO 和企业家。总的来讲,他们都是一群和蔼、聪明、有想法的人。他们非常认真,投身于积极事业的建设中。其中一些人是我的资助人,对此我深表感激。很显然,今天的硅谷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创新和技术进步的中心。

    即便如此,依旧有些事情让我开始感到紧张。

    一些朋友和我讲他们正打算离开硅谷,重返现实世 界。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告诉我他幻想离开的原因是他想按照自己在罗切斯特长大的方式来养育他的孩子。而且只要离开硅谷,他的资产购买力就会翻上三番。另一位搬到旧金山来的成功企业家说他自己就像“围栏里的另一头奶牛”,他享受在不同的地方打发时间,因为这样才能让他感觉自己与众不同。

    这些人在说什么?是什么让人们对硅谷感到崩溃?下面这些问题反复被谈到:

    财富和年轻富豪的中心

    这里有很多年轻人,大多毕业于非常好的学校,他们赚的钱比很多人见到的都多。许多暑假实习生(非工程师)的工资一个月就有 7000 美元并且还能享受很多福利,比如说周末回家探亲的免费往返机票。公司用五六位的签约金竞相聘用刚毕业的工科大学生,尤其是来自斯坦福的毕业生。硅谷现在的平均工资已经接近 20 万美元,更别提不断上涨的股权激励,更是高得吓人。

    所有这些当然有它商业上的价值,我也愿意给那些我认为会有所作为的年轻人提供同样的待遇。但这在个人的职业生涯中是否为时尚早。

    激烈的竞争

    科技公司通常处于一个胜者为王的环境中,因此采用一个高度委身的文化换言之,假 设有10个或者100个地图或者社交应用,最后留下来的公司可能价值数十亿,而其他公司只有很小的价值(可能只够给员工发工资)。这种情况导致企业非常高 效,要求员工保证工作时间和出勤率。对于很多公司而言,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不存在中间地带。

    努力工作固然好。但当你看到一群人在晚餐时间后盯着电脑屏幕,还是有些怪异。

    人才争夺

    如果你想赢,你必须有最好的部队。兵强马壮的科技公司从未像现在一样求贤若 渴。它们构建大量的招募管道来俘获顶级工程师。谷歌通过六位数的起步薪金外加奖金来从斯坦福、伯克利、卡内基•梅隆、麻省理工以及其他一些高效招人。 Facebook 则通过支持顶尖高校编程马拉松、同教授保持联系、投入了海量资源来成为最耀眼的招募者。

    不要一位聪明的年轻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斯坦福大学主修人文学科学生的比例已经从之前的20%多下降到去年的7%,导致历史和英语系的教授们因为没有学生而非常伤心。2014年,进入科技界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自互联网时代以来首次超过进入银行的毕业生数量。

    同样,我也会做相同的事情。但这是最适合那些最优秀聪明的毕业生的道路吗?我们国家的顶尖学府变成了职业学校,这是件好事情吗?

    狭隘文化/缺乏多样性

    苹果、谷歌、Facebook 等公司的企业园区以及工作场所的福利设施是享有盛名的,它们是业内人士的旅游胜地。一个普通员工早上醒来,从树木茂密的郊 区驱车到停泊于地面的“宇宙飞船”上班。在这里,你可以和其他像你一样的人一起享受公司补贴的美味晚餐。或者你可以从旧金山乘坐带有暗色车窗的公司班车边 听音乐边处理邮件。甚至一些小公司也竞相提供攀岩 墙和乒乓球桌。

    这样的生活不会将你和与你生活方式不同的人凑在一起,而且这些在巴士和“宇宙飞船”里人并不能代表按照性别、种族、受教育程度以及年龄划分的真正社会。“硅谷是个泡沫”并不是指估值或者金钱––它是指你真的生活在一个泡泡里。

    高得要命的生活成本

    简单来说,只要考虑一下湾区现在的房价就足以让你瞠目结舌。普通房子都早已超过 100 万美元。小公寓同样很贵。带一个卧室的小公寓月租金至少 3000 美金。圣克拉拉县的普通房子 2015 年8月平均售价高达 125 万美元,自去年上涨了 9%。一个老师或者其他普通人如何在这里生存?

    就算你能够负担得起这里的房价,高昂的生活成本也很容易和他人比较并发出感叹:“当然我比那些和我一起 长大的小伙伴要富有,但我并不是那么富有,瞧瞧那些和我一起工作或者一起上学或者就是住在这的人就知道了,他们才是真的富有”。这并不是一个富裕的生活环境,而是一个让你不断和隔壁老王攀比的环境。

    以上就是让那些已经在或者打算去硅谷的人感到不安的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市场使然––资本市场、人才市场、房地产市场。

    这让我想起了华尔街。华尔街的公众形象在金融危机后受到了冲击,部分原因是他们得到了政府的资助,部分原因是金融危机的发生他们也难辞其咎,还有部分原因是他们不提供有形的产品和服务(比如,没人会对克莱斯勒感到同样的愤怒)。

    另一个让华尔街难以维持形象的原因是因为基于上述原因––华尔街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成为了一个平行世界,那里到处都流淌着金钱和富有的白人。用体育来打个比方,就像是洋基队或杜克大学或爱国者队––人们对他们都很苛刻。除非它们是自己的家乡球队。

    解决大问题

    或许对硅谷最大的批评来自 Vanity Fair上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引用的某技术专家的话:“旧金山的科技文化只专注于解决一个问题,妈妈不帮我了该怎么办?”

    叫车、在网上找东西、企业生产力工具、人与人的连接––这些这些都是市场需求的解决方案和它们带来的回报。它们创造了财富。硅谷在这一点上和华尔街没有区别,他们都在按照自己的逻辑填补和追逐市场机会。

    硅谷原本可以在领军的同时让自己远离那些狭隘的批评,只要他们选择去解决那些能够改善世界的棘 手的问题。它们复杂,周期长,并且不一定能够成功。它们没有一个完备的市场。它们影响穷人也影响富人。它们存在于有缺陷的系统。它们并不仅仅是“妈妈做什 么来让我生活更美好?”的问题,更多是“什么会让妈妈感到自豪?”的问题。它们要求你不仅仅是填张支票,而是静下心来探索数年。

    我指的哪些问题?以下这些浮现到我脑海中的问题可以帮助硅谷在道德上获得同其经济和知识相对等的领导力的问题。

    众所周知,加利福尼亚遭遇了多年的干旱。这是个挽回形象的好机会。湾区比加州南部受到的用水限制要小一些,但干旱最终开始影响人们灌溉草坪和玩水滑梯了,更不要说正在摧毁整个加州的史诗级大火了。

    想像一下,如果硅谷的资源用来解决这一问题。比如建立一条连接加拿大和加州北部的输水管道?或者像以色列那样进行大规模海水淡化?大规模节能运动?如果一件事情能让加州的每个人把你奉为英雄,那就是它了。水在加州是免费的,但也不全是––所以快去找水吧。

    交通/基础设施

    一位 CEO 说早上从他家到帕洛阿尔托的 15 英里路要用去他一个小时的时间。每当我想到这些百万富翁每天都会在路上堵两次的时候,都会不住摇头。甚至那些致力于减少通 勤时间的工程师也同样被堵在路上。尽管他们中间一些人购买特斯拉能够自动驾驶,这样司机就能够发送邮件什么的。但心理学家表示通勤时长已经成为了决定每天 幸福感的最大影响因素。倘若你每天被堵在路上,当百万富翁又有何用?

    我知道,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到 2030 年成为主流,大大缓解交通(可能会消灭成百上千的驾驶员工作机会)。在这之前,试试动态收费怎么样?交错通勤时间?飞行背包?通过公私合作的方式给101公路增加4条车道?无论哪家公司做这件事都会成为英雄,甚至可能用公司名称来命名新车道。

    多样性和社会问题

    美国社会分化正在加快。社会流动性下降,技术工失业率上升,估计到 2043 年,占国家人口多数的非白人在收入、财富、受教育程度、行为自由以及参政比例上都将更逊于占少数的白人。这就算是这个国家孩子将要面对的未来。

    科技公司已经开始关注组织内部的多样性了。这是个好的开端,但是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就拿现在广遭质疑的执法来说吧。你居然和我讲2016年能提供给警察的最好的非致命武器,竟然是1974年产的射程仅有25英尺的泰瑟枪?或者说我自己的手机上配有摄像头却不能给每个警徽配一个?

    者的没有更好的系统,而是只能依靠超负荷工作的辅导员和在16岁进行的标准化测试来发现内陆城市有才华的少数民族裔少年吗?

    技术专家可以做很多事来引领正确的方向。

    教育

    国家 SAT 考试分数已经降到 10 年内的最低点。在线教育无处不在,然而我们似乎并没有变得更加聪明。事实上,还可能刚好相反。我们花费数十年时间研究那些并没有在全国推广的有效教育形式。同时,我们把数百万孩子放入农业时代设计的工厂体系中。

    我喜欢 Altschool、密涅瓦计划和可汗学院,但相较于全国范围的需求和机会,这还只是九牛一毛。那么多人都想要,但这不现实。甚至涉及到金钱––美国在公共教育上花费了 6210 亿美元,但教育资源依旧不均衡。

    难道 1901 年设计的用笔在纸上填空,真的还是我们衡量人才的最好标准码?

    我乐观是因为这一代技术人员已经开始有孩子了。没有什么能比你的孩子跨入其中(哪怕是私立学校)更能促使你探究系统现状。

    政府

    当技术人员同政府打交道的时候,他们更倾向于关注对自己商业利益有好处的事情(移民、互联网接入)或奉行自由主义(置身事外)。否则可能会损失很多钱。它是一个沼泽,是另一个世界。政府的操作系统早已过时,急需更新,但它自己却办不到。

    不要让政府系统吓唬到你。看看 Lawrence Lessig ––这位法学教授正试图将钱从政治中捞出,他还筹集到了 1100 百万美元来做这件事情。这和谷歌去年花在政治游说上的钱差不多。

    还有 Jen Pahlka 和他为美国编程的口号。通过优秀的程序员和设计师展示了一个精简而有才能的团队可以为城市节省多少花销。

    别忘了离开谷歌而成为美国 CTO 的 Megan Smith,和一群英雄们搬到华盛顿特区拯救 Healthcare.gov。

    国家是你的,不要放弃它。

    不起眼的创业

    对硅谷的人们来说,现在是创业的黄金期。但如果你放眼整个国家,你会发现创业正处于24年来的最低点,绝大多数年轻人并没有开始创业,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其他。他们在巴尔 的摩、底特律、新奥尔良、克利夫兰、圣路易斯、普罗维登斯、辛辛那提、圣安东尼奥、纽约州北部等各地找工作以偿还贷款或成家立业。

    这些地方的创业精神同硅谷完全不同。低调、坚韧,借助信用贷款而非风险投资。他们需要客户,而不是参观者或是用户,他们无心改变世界而是致力于改变周边。创立这些公司不是缘于宏伟的愿景,而是有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些创业者从硅谷的这些人身上找寻灵感。倘若这些科技界巨星花点时间来让这些城市变得更好,你会发现大有不同。它会让这些创业者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以上这些都是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东西。事实上你可以选择任何让你有强烈冲动的事去做,只要它出于好的初衷。

    我以前经营公司那会,并没有时间做别的。我认为当下的工作代表了我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最重要的价值和影响。我很专注,想要变得富有。如果有人寻求帮助,我会帮点小忙,但我大部分精力都贡献给了自己的日常工作。

    我们被收购后,我曾考虑加入或者新开一家公司。而最后我却创立了一家非营利组织来帮助分布在全美各地的创业者们。

    在过去的五年,这个决定一直在鞭策我。经历了困境,也得到了教训。市场捉摸不定,没有什么东西像你希望的那么清晰,人的信念很有作用。

    要相信,你所遇到的问题值得解决。它给你带来的挑战就和养孩子一般––你要么养大要么离开,不逃避,你就不算失败。

    以下是对硅谷的呼吁:我们担心你正在失去灵魂。去迎接那些属于你的挑战,这需要你的雄心、地位、财富、专注、信念以及价值––而不仅仅是市场要求你的那些。你是这个时代的缔造者。我们需要你来引领方向。

上一篇:太原达内php培训师:一个屌丝程序猿的人生(7)

下一篇:太原达内php培训师:一个屌丝程序猿的人生(9)

最新开班日期  |  更多

php高级开发名企定制班(剩2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名企定制班(剩2个名额)

开班日期:12-30

php高级开发周末班(剩5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周末班(剩5个名额)

开班日期:12-30

php高级开发免费试听(剩5个名额)

php高级开发免费试听(剩5个名额)

开班日期:12-30

更多高级开发工程师精品班

更多高级开发工程师精品班

开班日期:12-30

  •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学府街长治路高新国际A座24层
  • 课程培训电话:13623629309     全国服务监督电话:400-827-0010
  • 服务邮箱 ts@tedu.cn
  • 2001-2016 达内国际公司(TARENA INTERNATIONAL,INC.) 版权所有 京ICP证08000853号-56

    在线客服系统